乾县新闻网

偶像化的家族企业,德云社将去往何方?

更新时间:2019-04-02 23:20:26    来源:骨朵网络影视    手机版

偶像化的家族企业,德云社将去往何方?

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4-02 23:20

文 │ 夏天

同样是扎根喜剧产业,同样拥有线下、线上两大商业模式,完全拥抱市场经济的开心麻花,在影视寒冬,资本紧缩的大背景下,3月27日摘牌新三板。融资难,业绩波动大,在电影《李茶的姑妈》口碑断层后,开心麻花从话剧跨步到电影的“麻花模式”受质疑,目前情况不明朗。而与之相反的是,在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下,一直因“家族企业”基因受外界审视和质疑的德云社,自负盈亏,反倒风头正盛。

在日均播放量过亿的短视频平台抖音上,流传着多个剧场里德云社成员与观众互动的有趣段子,气氛融洽热闹,现场座无虚席;在综艺节目里,除熟面孔郭德纲、岳云鹏外,德云社成员张云雷晋升为座上客,在2018年接连参加《欢乐喜剧人第四季》、爱奇艺自制综艺《国风美少年》,曝光度不输流量小生,身价不容小觑;而在粉丝圈,“德云女孩”已经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势力,德云社成员郭麒麟、张云雷、孟鹤堂、张鹤伦等人,都各自拥有固定而庞大的粉丝群体。

就连在屡屡受挫的影视方面,德云社也在近期扳回一局。在电影《老师·好》中,平日里只知抽烟、喝酒、烫头的于谦,摇身一变,成为了带着方框眼镜,穿着中山装,骑着二八自行车的老师,演技娴熟,电影情怀在线,成功引发青年群体共鸣,豆瓣评分6.8分,成绩虽不及一流院线电影作品,相较于德云社旗下艺人参演电影豆瓣评分难过5分的情况下,已称得上是第一部口碑突围的作品。

尽管这部电影并非德云社投资拍摄,但影片导演张栾(艺名张鹤栾)为郭德纲徒弟,担任制片人与监制,同时还是电影主演的于谦,为德云社顶梁柱之一,不论是演员组成还是幕后班底上,《老师·好》都具有不容忽视的德云社基因。

除此之外,近期德云社还进军网剧领域,推出情景喜剧《能耐大了》,德云社的“流量担当”张鹤伦、张云雷、栾云平、孟鹤堂、杨九郎、李鹤彪都在其中出演了重要角色,尽管两季爱奇艺热度未破5000,但在“德云女孩”间掀起的讨论,不亚于一部小型粉丝向电影。

这个曾曝出弟子殴打记者、众多弟子出走等负面新闻,在传统与现代间游走的中国最著名相声社团,发展势头迅猛而稳健,而这一切,都与“领头羊”郭德纲血肉相连。

找准潮汐方向

“二爷演剧了!太好了!德云社女孩不能输!”、“天然萌的二爷啊!”,在情景喜剧《能耐大了》视频弹幕上,张云雷粉丝的尖叫声仿佛可以穿破屏幕,向看客扑面袭来。

这位身有才艺,外形俊朗的相声演员,目前是德云社最具人气的成员之一。他是微博热搜上的常客,长期在明星超话社区榜上位列前茅,商演票价曾被炒至6000一张,俨然已经拥有与流量小生比肩的粉丝力量。

继岳云鹏、郭麒麟之后,2018年,德云社新晋“流量”,不止是张云雷。用德云女孩的话来说,在德云社,喜欢通俗可以看张鹤伦,喜欢雅致看高峰,喜欢热闹有烧饼,喜欢“万物皆可盘”有孟鹤堂,不论是什么喜好的粉丝,都能在德云社中寻找到自己的心头好。在娱乐圈走南闯北多年的郭德纲,仿佛已经寻找到捧角儿的门道,连续捧红不少新弟子。

而这些成长起来的新相声“势力”,外形虽都不能简单划为俊美之列,但相较于传统相声演员的朴素形象而言,已经有了大幅度改变,他们或憨态可掬、或俊朗清逸、或温润可嘉,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性格标签和人设形象,并且除“相声”之外,还拥有多个“非相声化”娱乐标签,例如岳云鹏“贱中呆萌”,张云雷被称为少年太平歌词老艺术家等。“偶像派相声”的崛起,使得追相声也成为了一种追星行为,尖叫、荧光棒、粉丝应援,饭圈追星必不可少的步骤,发生在相声演员出现的场合里。

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郭德纲曾表示,“如今的相声跟创作关系不大,它卖的是个人魅力。”在粉丝经济崛起的当下,他玩转粉丝经济的手段,不输专业偶像经纪公司。在捕捉时代潮汐方向上,郭德纲无疑是具有远见的。

他曾做出的准确判断不仅于此。

1995年,张文顺、郭德纲、李菁三人创立北京相声大会,在2003时,改名为德云社。在相声这一传统手艺上,郭德纲认为:相声艺术要生存、要发展,必须回归剧场。而在走向剧场过程中,借着互联网的东风,在版权经营上,他从来不会禁止拍摄,观众使用手机拍摄的相声桥段,反而成为了“德云社”品牌传播的最佳载体。

在他的经营下,德云社火爆京城,成为相声迷们甚至年轻人追捧的对象,而濒临灭亡的相声,也再次成为了一个具有高度商业价值的娱乐艺术门类。资料显示,如今德云社拥有6个定点剧场,共有8个队伍,400多位演员,一年演出至少3500余场,官网上挂出的票价,价格在150至2800元不等。

在个人经营上,他也不甘其后。当电视台一家独大之时,他持续保持着曝光率;视频平台崛起,他保持密切联系,2016年与优酷签署独家战略合作,全年德云社23场演出独家上线优酷,在爱奇艺上推出会员付费节目单口相声《坑王驾到》,更新至今;在电影市场掘金热潮下,他也试图从中分一杯羹;综艺节目如火如荼,他在穿梭在《欢乐喜剧人》《笑傲江湖》等多个语言类节目里,并成功推出新人。

在追赶潮流、与时俱进上,郭德纲的战略眼光和实力不容小觑。

大踏步的商业化道路

2016年初,在接受《财经》杂志采访时,面对德云社是否考虑上市的问题,郭德纲答:“10年前就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,要不要上市?有的是办法。但我不懂,他们跟我说半天我也听不明白。我就说你先走吧,我已经赶走了好多这种人。”

迄今为止,德云社仍旧保持着自给自足的状态,现金流稳定,且没有公开融资,数据信息仅有一些零星碎片,外界很难凭此窥探其产业链全貌。曾有媒体根据与德云社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演出机构环宇兄弟,即德云社演出经纪与演出服务商,挂牌新三板披露相关财务数据时,推算出德云社估值逾15亿。这一数值有多少可能性有待考察,而不论如何,德云社是目前国内最盈利的相声机构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。

据企查查显示,德云社,全称为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成立于2006年1月,注册资本为140万元人民币。法人代表为郭德纲妻子王惠,控股99%,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控股1%。在资本组成上,德云社与家族企业别无二致,而郭德纲对于德云社的主导性也不言而喻。

“我能体会做艺人的快乐,我体会不到做商人的快乐。我对钱一点都不渴望,因为我骨子里对它不在意。”这曾是郭德纲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言论之一。而事实上,与郭德纲有着密切联系的亲属,早已代替郭德纲大踏步的走上了资本化、商业化的道路。

据企查查显示,郭德纲妻子王惠共任职8家企业,旗下原有5家公司,除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外,还有上海王惠文化传媒工作室,天津市北辰区泰宝来工艺品店,北京一品食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,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德云制衣坊,目前餐饮与制衣坊两家公司已注销,而环宇兄弟背后,王惠也参与了控股。德云社的商业帝国版图之广大,早已超脱文艺行业,红酒、面膜、玩具、游戏手柄,都在其涉猎范围内,多位与郭德纲、王惠有着密切亲戚关系的圈外人参与运作这一切。据德云社官网显示,德云商城目前正在研发中。

郭德纲控股公司(来源:企查查)

而郭德纲本人旗下则有4家公司,在上海觉伽文化传媒工作室、上海郭德纲文化传媒工作室、上海魔德文化传媒工作室中百分之百控股,在北京也行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中持股49%,这家影视公司成立于2015年,正是德云社成员主演的喜剧电影《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》的出品方。

与马云公开表示平生最后悔创立阿里巴巴类似,郭德纲在言论上也表现出了对于钱财的不以为意。事实上,在多年谋划下,以德云社为中心,郭德纲已成功打造出庞大的“德云商业帝国”,并将商业触角延伸到了各行各业。

“家族式企业”的利与弊

显然,热闹的商业帝国下不可能没有一丝隐患。

2008年9月,德云社成员徐德亮,通过自己的blog发布声明,与王文林一起退出北京德云社。这是自德云社建社以来首个成员退出事件。2010年8月5日,何云伟、李菁分别在各自博客发表声明,宣布退出德云社。在所有的退社事件中,最热闹的当属2010年4月曹云金退出事件,而德云社最近一次退社事件,则停留在2018年闫云达退社之时。截至目前,网络上有记录的,德云社共有12名知名社员退出。

在2016年,那场热闹的郭德纲、曹云金师徒骂战背后,多家媒体深扒郭德纲商业帝国,围绕社员退社事件,指出德云社实行的“一言堂封建家长制”弊端,对于没有使用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与理念进行运营的德云社未来发展,态度不算乐观。然而,几年下来后,“家族企业”德云社势头反倒如日中天。这又是为什么?

原因不一而足,然而不容忽视的是,尽管“家族企业”这一支撑德云社运行的形态被视为古老而“短暂”的企业组织形态,但事实上,不论是文娱产业还是其他民营产业,甚至扩展至更为广泛的世界各国企业,家族企业都在顽强的生长和发展着。

这种特殊的组织形态,使得它的所有权掌握在一人或是以血缘、亲缘为纽带的家族成员手中,如德云社实际上就由郭德纲全权掌舵,是一种被外界视作低效率、具有多重隐患的企业形态,发展与主导者有着密切联系。

这并非是一件绝对的坏事。决策的独断性是许多民营企业初期成功的重要保证,许多企业家在成长过程中靠的就是果敢、善断,抓住了一两次稍纵即逝的机会而成功的。就如郭德纲抓住了新时代相声包袱的改良时机,抓住了新兴的互联网,也抓住了如今的粉丝经济,对于一直高速发展的娱乐形态,保持着清醒的判断,使得家族式运营的德云社一直处于稳步进阶状态。

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家族企业对于个人的高度依附性,使得它天然对外来的资源和活力产生一种排斥作用。随着团体发展,外部环境的变迁,决断者个人经验开始失效或作出失误判断时,企业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大。这个时候,保证决策的民主性、科学性就显得越发的重要。也因此,在家族企业的变迁上,经济学者们达成一个共识:持续生长的家族企业,最终必然演进为公众公司。

显然目前以郭德纲为首的德云社还没有这一步顾虑,也没有发展、演进为公众公司的打算与意图,对于这做商业帝国的未来,更多的只是外界的过多揣测与窥探。

入佛门六根不净,进商界狼性不足”,郭德纲曾用这句话来形容自己。尽管他多次看准潮汐方向,在他的商业帝国中,并非没有滑铁卢时刻。2017年德云社投入2亿进军影视,请来憨豆先生坐镇的电影《欢乐喜剧人》,口碑败北,票房失利,仅6684.7万,电影《祖宗十九代》境况类似,在春节档揽获1.69亿票房,获2018“最令人失望影片”奖。而此前的郭德纲自导自演的电影《三笑之才子佳人》票房仅796.1万,截至目前,不论电影还是电视剧,德云社至今还没有出品一部真正的高票房佳作。离开了最为熟悉的相声领域,在扩展影视版图上,没有更为专业的人员辅助,郭德纲的个人局限也开始显露。

未来,以郭德纲为首的“德云商业帝国”将会走向何方,仍为未知数。与此同时,一个有趣的疑问也浮出水面,德云社以相声为大本营,进行各类影视作品的探索;开心麻花以话剧为基地,孵化IP,然后攻占院线电影,开心麻花和德云社,一个是市场经济下的现代企业,一个是固守传统道义的家族企业,在这场现代与传统的角逐中,在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下,谁最终能扛起中国“喜剧之王”大旗的超级IP?


文章转载自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

骨朵网络影视其它文章

4.1-4.7周报:《青春有你》争议中收官,《创造营2019》无缝衔接

4.1-4.7周报:《青春有你》争议中收官,《创造营2019》无缝衔接

4.1-4.7周报:《青春有你》争议中收官,《创造营2019》无缝衔接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4-08 23:46 ...

2019-04-08 23:46:45
电商与UP主文化,B站的野望

电商与UP主文化,B站的野望

电商与UP主文化,B站的野望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4-04 23:37 ...

2019-04-04 23:37:35
偶像化的家族企业,德云社将去往何方?

偶像化的家族企业,德云社将去往何方?

偶像化的家族企业,德云社将去往何方?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4-02 23:20 ...

2019-04-02 23:20:26
3.25-3.31周报:前三名还是它们!黄子韬新剧成功突围

3.25-3.31周报:前三名还是它们!黄子韬新剧成功突围

3.25-3.31周报:前三名还是它们!黄子韬新剧成功突围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4-01 23:45 ...

2019-04-01 23:45:53
为什么说技术是国漫的生产力?

为什么说技术是国漫的生产力?

为什么说技术是国漫的生产力?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3-28 23:41 ...

2019-03-28 23:41:42
“拜超越教”,反噬降临

“拜超越教”,反噬降临

“拜超越教”,反噬降临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3-19 23:54 ...

2019-03-19 23:54:43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
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

从“千播大战”到“流浪计划”,直播浮沉录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3-17 23:56 ...

2019-03-17 23:56:06
揭开空中救援面纱,《极速救援》开辟医疗剧新品类

揭开空中救援面纱,《极速救援》开辟医疗剧新品类

揭开空中救援面纱,《极速救援》开辟医疗剧新品类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3-13 23:50 ...

2019-03-13 23:50:38
“猪”王争霸,为何英国猪佩奇赢了?

“猪”王争霸,为何英国猪佩奇赢了?

“猪”王争霸,为何英国猪佩奇赢了?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2-02 23:43 ...

2019-02-02 23:43:03
种丹妮:不经历这些事,怎么做演员?

种丹妮:不经历这些事,怎么做演员?

种丹妮:不经历这些事,怎么做演员? 骨朵网络影视 2019-02-01 23:30 ...

2019-02-01 23:30:07
骨朵网络影视
骨朵网络影视

最新文章

推荐作者

换一批